• 湿地•视频︱拯救红腹滨鹬

    选择其他语言: 保尔森基金会 红腹滨鹬每年秋季都要飞越两条危机重重的迁徙路线,才能抵达越冬地过冬。一条是东亚—澳大利西亚迁飞路线,这条路线上的多处停歇地因围填海工程等人类活动而遭到破坏。而在另一条迁飞路线—-经美国抵达南美洲最南端的火地岛的路线上,红腹滨鹬则因鲎(俗称“马蹄蟹”)的过度捕捞而陷入困境。中国沿海湿地的迅速消失给红腹滨鹬带来极大威胁。让我们通过康奈尔鸟类学实验室的介绍来了解这种美丽、但受到威胁的候鸟。 红腹滨鹬 事实 红腹滨鹬和其它许多鸟类一样,不会倒嚼未消化的坚硬食物,而是直接通过粪便排出。因此,研究者可通过分析粪便内容物来了解其食物消化率。 迁徙途中,红腹滨鹬会在传统的停歇地大量聚集,位于河北省唐山市的滦南湿地便是其中之一。由于红腹滨鹬的主要食物—光滑河蓝蛤的密度高,每年春季,东亚-澳大利西亚迁徙路线上80%的红腹滨鹬都会在此停歇、觅食,以补充能量。但是,由于滦南湿地周边地区被围垦,红腹滨鹬的生存已经受到极大威胁。该湿地的保护状况直接决定着红腹滨鹬能否顺利抵达北方、并成功繁育后代。 在地球的另一边,美国的特拉华湾是红腹滨鹬春季迁徙途中的一处重要停歇地,此时正值鲎的产卵季,鲎卵就成了红腹滨鹬的美食。每年此时,大量的红腹滨鹬格陵兰亚种种群聚集于此,我们甚至可以在一天之内看到该种群近90%的个体。但是,人类对鲎的过度捕捞使得红腹滨鹬食物短缺,导致其种群数量急剧减少。 据环志记录,最长寿的红腹滨鹬个体至少可以活15年零11个月。1986年,一只红腹滨鹬在美国新泽西被戴上鸟环;2001年,这只红腹滨鹬在特拉华的一次环志行动中被再次捕获,并被放飞。 食性:主要以无脊椎动物为食,尤其是双壳类、小型腹足类和甲壳类动物。繁殖期间也以陆生无脊椎动物为食。 习性:红腹滨鹬喜欢在浅水处觅食,有时将喙插入泥水中探觅食物,可以吞食整只小型软体动物。虽然红腹滨鹬在越冬地会聚集成群,但它们的繁殖对会占据繁殖领地,彼此往往要相距1公里左右。 保护:红腹滨鹬是全球性物种,《IUCN红色名录》已将其列为近危种。在传统的迁徙停歇地大量聚集的习性使得红腹滨鹬易受污染和关键食物资源丧失的威胁。河北滦南湿地的红腹滨鹬种群数量最高时曾达6万只,但近年来由于周边区域的围垦等因素,2015年其数量已经下降到2万余只。在北美洲,红腹滨鹬有三个亚种,数量也都在减少。从1980年代中期到2003年,从北美洲迁徙至南美洲越冬的红腹滨鹬种群数量已经减少了50%以上,而被列入美国“联邦受胁物种名录”。2012年的调查显示,红腹滨鹬三个北美亚种种群的繁殖个体总数约为13.9万只。北美红腹滨鹬被列入“2014年美国鸟类状况观察名录”,这意味着如果不采取保护行动,这些种群将成为受胁或濒危种群。   原文: http://www.paulsoninstitute.org.cn/index.php/paulson-blog/2016/11/08/video-saving-the-red-knot/


    Continue reading
  • Saving the Red Knot (video)

    Read in Chinese: The Paulson Institute The Red Knot flies each fall along…


    Continue reading
  • 勺嘴鹬进军好莱坞—新电视系列片《中国—云与梦之间》中的勺嘴鹬

    – Phil Agland 的作品一直在不断地征服着世界观众 – 通过翻译 勺嘴鹬在中国 编者注:连云港墟沟小学的韩老师(闪雀)和如东掘港小学的陈老师(山水)和学生参与了本片的拍摄,他们也为勺嘴鹬代言! 翻译:宋十月  《中国—云与梦之间》 作者:Phil Agland 国际知名纪录片导演,英国独立制片人。 Phil Agland 的作品一直在不断地征服着世界观众,他在丽江拍摄的《云之南》(Beyond The…


    Continue reading
  • 5 Things to Know…About China’s Coastal Wetlands

    Read in Chinese: The Paulson Institute


    Continue reading
  • China: Between Clouds and Dreams

    Saving the Spoon-billed Sandpiper The plight of the Spoon-billed Sandpiper is the centre piece of a new environmental documentary series, ‘Between Clouds and Dreams’, to be…


    Continue reading
  • The world’s smallest satellite tag helps one of the world’s rarest species!

    28 October 2016 Nigel Clark, Guy Anderson and Baz Hughes, Saving the Spoon-billed Sandpiper Very exciting news from the international research efforts helping the Spoon-billed Sandpiper…


    Continue reading
  • Latest Yellow Sea-Bohai Sea region survey of waterbirds highlights continued importance of this global bottle neck area

    Taej Mundkur, Wetlands International The Yellow Sea-Bohai wetlands is well known…


    Continue reading
  • Spike attends the 10th INTECOL International Wetlands Conference

    Spike Millington, Chief Executive, EAAFP Secretariat A workshop on the Conservation and Wise Use of Wetlands in North-east Asia, with a focus on the coastal wetlands of the Yellow…


    Continue reading
  • 中国沿海出现了一条“新长城”!

    Read in English:  Qineng Shi 越来越多的海堤被用于海边围垦、围海造地,这条水泥“长城”延绵覆盖了中国60%的海岸线。为各地政府带来丰厚经济回报的同时,对滨海湿地的围垦也带来了严重的生态危机:水鸟濒临灭绝,湿地生态退化,外来物种入侵…… 本文的撰写出版经历了长达数月的采访与研究。采访与引用的对象包括NGO的主管(如EAAFP),中国的政府官员,中外研究湿地或候鸟的专家,以及义务保护珍稀鸟类的志愿者。 信息资源: 中国的滨海湿地 – Chinese National Geography (in Chinese)


    Continue reading
  • A new great wall has been established in China’s coastal areas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