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科学家发现水鸟灭绝的原因

Read in other languages:

Press Release (13 April 2017)
Translated by 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

迁徙鸟类沿海栖息地由于填海而枯竭。图片:Nick Murray

由公民科学家和研究者组成的国际团队近期发现了澳大利亚迁徙鸟类数量锐减的主要原因。

昆士兰大学生物科学院研究员,副教授理查德•富勒说,远在东北亚地区的滩涂退化和破坏使澳大利亚水鸟受到极大威胁。

副教授理查德•富勒所在研究团队由马里兰大学助理教授柯林•斯塔兹博士牵头研究水鸟。

斯塔兹博士说迁徙鸟类数量减少的一个关键性因素是它们对黄海滩涂(位于中国和韩国之间)的依赖性。

斯塔兹博士说“一个物种对逐渐减退的黄海滩涂依赖性越大,消失的速度越快。”
他说受到威胁的鸟类包括黑尾豫、杓鹬和矶鹬。

许多鸟类从澳大利亚非繁育地飞往北极繁育地,需要通过东亚-澳大利亚迁徙路线,在黄海休息、补充体力。

斯塔兹博士说“科学家一直以来都认为鸟类减少和这些中转站的减少有关,但没有确切的证据。”

研究者分析了公民科学家从1993年至2012年搜集的10类重要物种的数据,他们的发现十分惊人。

即使鸟类每年仅在滩涂停留一到两个月时间,这也是其数量变化的决定性因素。
副教授富勒说,这一研究是基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志愿者提供的几十年的鸟类统计数据。

他说,“没有他们的贡献,这项研究是不可能实现的。”

澳大利亚已经和中国、韩国和日本签署了保护迁徙鸟类的条约,但鸟类数量仍在下降。

副教授富勒说“迁徙路线沿途的各个国家都必须保护栖息地、减少捕杀,避免鸟类数量不断下降甚至灭绝。”

“中国和韩国近期开始将黄海列入世界遗产保护地,我们感到十分高兴。”

这项研究在《自然通讯》上发表,研究者来自澳大利亚、美国、英国和新西兰。

大杓鹬从澳大利亚迁徙至俄罗斯进行繁殖,在中国和韩国停留休息、补充能量。图片Dan Weller

来自东澳大利亚的斑尾鹬飞往阿拉斯加州繁殖,往北飞的路上会在中国和韩国补充能量,但往南飞回来的时候一路不停歇从阿拉斯加飞回澳大利亚。图片:Dan Weller

Original press release: Citizen scientists help identify shorebird extinction threat

Original journal article: Rapid population decline in migratory shorebirds relying on Yellow Sea tidal mudflats as stopover sites (PDF)

Press release by the EAAFP秘书处 on this topic :  Declining Long-distance Shorebirds linked to Yellow Sea Mudflat Loss


Relevant link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