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湿地危机”:湿地保护迫在眉睫

              江苏省滨海湿地区内潮间带淤泥质海滩(滩涂)为亚洲最大规模的同类型湿地,为勺嘴鹬、黑嘴鸥、小青脚鹬等濒危候鸟提供重要栖息地和迁徙通道,是其在东亚-澳大利西亚迁飞路线(EAAF)上重要的“加油站”。然而随着沿海开发建设速度加快,一些传统威胁因子对滨海湿地的负面影响逐步加大,同时又新增了一些威胁因素。正如《江苏省湿地保护规划(2015-2030年)》中提到的“(本省)滩涂围垦力度持续加大。本区(滨海湿地)滩涂围垦历史悠久,有效增加了可利用土地资源,促进了沿海经济发展,同时也导致滨海湿地面积急剧减少,重要野生动物栖息地不断缩减,湿地生物多样性受到威胁”。            正值一年一度世界湿地日,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下设的专项基金“让候鸟飞公益基金”发布了题为《抢救江苏东台条子泥》的关于东台滩涂保护纪录片;与此同时,澎湃新闻发文《中国“湿地危机”:大规模围填仍在进行,8亿亩红线或被突破》,强调江苏省滨海湿地正在面临着来自“百万滩涂”围垦项目的巨大威胁,其中就包括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太平洋西岸唯一未被污染的滨海湿地”的东台市沿海滩涂湿地,而东台条子泥围垦项目计划面积多达40多万亩,一期已围填10.12万亩,二期计划围垦12.67万亩,正在报备国家海洋局审批。EAAFP轮值主席、中国国家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司总工程师严旬,EAAFP首席执行官Spike Millington先生,EAAFP黄海生态区特别工作组中国代表张正旺教授,EAAFP中华秋沙鸭特别工作组主席雷光春教授分别就沿海滩涂围垦在采访中发表了自己的观点。点击查看澎湃新闻原文  


    Continue reading
  • 沿海水鸟调查这8年

    文章作者:白清泉 文章来自《中国鸟类观察》2013同步水鸟调查特刊 导言 当迁徙期末尾,看到补给多日的鸻鹬类水鸟离开鸭绿江口重新上路,在黄昏的天空中成群振翅高飞,大叫着呼唤同伴,开始下一阶段数千公里路程的迁徙,我就开始理解新西兰北岛每年3月初的斑尾塍鹬欢送节,欢送那些要开始1万多公里连续7天的飞行才能到达黄海北岸的鸟,人们为斑尾塍鹬加油,为生命喝彩。相信每个目睹此情此景的人都会感动于此:大家都有属于自己的旅程,我们也是其中一员。 作为一个团体,我们是由一些自发的志愿者组成的“乌合之众”。我们热爱滨海湿地,关注鸻鹬类等迁徙水鸟,钟情于那些人与鸟的难忘瞬间,执着于和湿地、水鸟的约定。我们就是——“中国沿海水鸟同步调查”项目组。 始于2005年9月,截止2013年10月,已8年有余,累计98轮次调查,从未间断。 简介 “中国沿海水鸟同步调查项目” 是由中国大陆沿海的观鸟爱好者自发组织并实施的,以中国沿海水鸟为监测目标的定期水鸟普查活动,每月约定同一日期开展一次调查,日期一般选择在周末和天文大潮期。至2013年10月,已经持续超过8年,累计98轮次调查,从未间断。 中国沿海有辽宁、天津、河北、山东、江苏、上海、浙江、福建、广东、广西、海南、港澳台等省市区,涉及的海域包括渤海、黄海、东海和南海,海岸线从鸭绿江口到北仑河口长达1.8万公里。这个庞大的范围处于东亚-澳大利西亚鸟类迁徙路线上,一些重要的滨海湿地分布在这个范围之内,其中包括若干个国际重要湿地。这些湿地对于鸻鹬类、雁鸭类、鸥类、鹤类、鹈鹕等水鸟类群的迁徙、越冬、繁殖有着重要的意义。同时沿海地区也是中国经济最为活跃,开发与保护生态环境矛盾最为突出的区域。而水鸟的分布及变动情况和生态环境的变化有直接关联,“中国沿海水鸟同步调查”项目开展的目的就是为了解沿海水鸟的分布及种群动态变化规律并分析其变化原因,为保护沿海重点鸟区和生物多样性提供本底资料。 截止目前,8年来的水鸟调查数据已经分阶段出版了3份调查报告——《中国沿海水鸟同步调查报告》,分别在2008年、2011年和2013年先后出版(2005-2007版、2008-2009版和2010-2011版),这是对各地调查数据简单而初步分析后的阶段性汇编报。8-10年来的水鸟变化走势和迁徙模型分析等时空变化规律正在商讨和大学合作的可能以便撰写发表高水平的论文。 同时,这个由志愿者自发组织的水鸟调查项目也越来越受到国际保护组织的关注,项目组的代表也多次受邀参加迁徙路线伙伴、亚洲鸟盟、亚洲水鸟调查、湿地国际、WWF(HK)等国际组织的邀请,参加相关的国际会议介绍中国沿海水鸟同步调查。另外也得到一些荣誉和肯定,获得了2012年福特汽车环保先锋奖第二名的荣誉以及15万元的奖金。 项目起源 这个项目的起源,要从“卷羽鹈鹕事件”说起。2005年3月21日,福建厦门观鸟者蓝添艺在厦门大学上空发现飞翔的14只卷羽鹈鹕,而此前一天,广东海丰“丢”了14只鹈鹕。大家猜测这14只卷羽鹈鹕是从海丰飞过来的,在网络上讨论时提到,两地若能同步开展水鸟调查,将对了解某时段的水鸟分布和迁徙情况有很大帮助。大约是受这个故事的启发,厦门观鸟会的陈志鸿在世界自然基金会中国网站论坛的观鸟版上提议沿海的鸟友开展一个月度同步水鸟调查,约定一个日期,各地同时开展,大家对这个提议一拍即合,并决定第一轮次的调查时间订在2005年9月18日。 其实,沿海水鸟调查的起源还有长江中下游水鸟同步调查的影响,2004年初和2005年初,先后有几个沿海省份的观鸟爱好者作为志愿者参加了由WWF(中国)和国家林业局合作组织的第一次和第二次长江中下游水鸟同步调查,在野外工作开始之前都接受了马克·巴特先生主持的水鸟调查培训会,并随后分组全程参与了各省的野外考察。这些观鸟者在调查结束后,意犹未尽,按捺不住寂寞,不免跃跃欲试,有意在沿海地区开展类似的水鸟普查。而恰好东部沿海地区的观鸟活动是大陆发展得较快的区域之一,具有一定的先天条件。这些大概是促成这项调查的内因。 观鸟网络论坛的发展在这一期间如火如荼,使得联络和交流更加便捷。另外,由于香港观鸟会对大陆的观鸟项目一直持支持态度,随着沿海各地观鸟会和观鸟爱好者的踊跃加入,为统一技术方法、减轻调查志愿者的负担,香港观鸟会从2006年开始给予此项目以技术和资金方面的支持。 同时, 为了培训新的调查员, 吸引更多志愿者参与这项工作,在2006-2010年间,先后由达尔文基金和香港海洋公园保育基金资助,分别在厦门、北戴河、东营、如东举办了4次“全国水鸟普查培训与交流”活动。 截至2013年,参与“中国沿海水鸟同步调查项目”的稳定调查点有:丹东鸭绿江口、盘锦双台子河口、天津、河北沧州、山东黄河三角洲、江苏连云港、江苏如东、上海南汇、福建闽江口、福建泉州湾、广东海丰、香港及深圳湾等13个。此外还有辽宁庄河湾、福建兴化湾、广东溪头等至少16个不定期调查点(详见地图)。 参与野外调查工作的志愿者总数已超过150人,调查员主要是沿海各地的观鸟、拍鸟爱好者,或者各研究机构、保护区的专业人员,所属国籍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调查时间基本都是在周六周日,大家都是利用业余时间志愿参与这项调查。 存在的问题和今后的打算 目前,沿海水鸟同步调查还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如调查点还不很丰富,一些重要的地点没有覆盖到;具备开展水鸟调查能力且愿意参与的观鸟人还太少;经费的申请还存在瓶颈。目前看来,积极探讨多方合作途径,争取经费是未来水鸟调查发展的一个最为重要的议题。同时,吸收潜在的水鸟调查员是今后长期面临的问题。而加强宣传,扩大知名度是我们当前必须加强认识和必须做好的重要工作。 调查成果之“1%鸟种” 8年来的调查的成果,让我们对沿海水鸟的分布及种群动态变化有了一定的了解。 首先,从达到迁徙路线或全球种群1%数量标准的国际重要鸟种来说,2005-2013年累计至少有75种(详见附表)水鸟的单个地点、单次调查数量达到迁徙路线或全球种群的1%标准,其中鸻鹬类33种,雁鸭19种,鸥类和燕鸥9种,鹤鹳类7种,鹭类和琵鹭4种,鸬鹚1种,鹈鹕1种,1种。 尤其令人欣慰的是鸻鹬类涉禽的监测结果。作为滨海湿地最为重要的水鸟类群,鸻鹬类涉禽对滨海湿地依赖程度最高,迁徙路过中国东部的鸻鹬类涉禽大多属于长距离迁徙物种,也是沿海水鸟调查组最为关注的类群,尤其是以渤海、黄海为主要停歇地的鸻鹬类,如红腹滨鹬、大杓鹬、大滨鹬等。经过8年的累计统计,个别鸻鹬类鸟种的重要分布地点甚至超过10个,并分属于不同的居留期;有些中国沿海原本缺乏数据的鸟种获得了重要的数据,另有一些鸟种的时空分布得到补充和更新,这是沿海水鸟调查组的重要成就。沿海水鸟同步调查的数据不断被各国际保育组织和相关研究者所引用,对今后开展保育和科研工作有很大帮助。 沿海水鸟同步调查最突出的贡献是对勺嘴鹬、蛎鹬、小青脚鹬等鸟种的监测取得了突破性的发现,另外对大杓鹬、大滨鹬、卷羽鹈鹕、半蹼鹬等鸟种也有重大的发现。 勺嘴鹬。最为重要的发现,首推勺嘴鹬。2011年10月在江苏省如东单次观察到103只勺嘴鹬,其后的2012年10月,由多位国际鸟类专家在同地的调查也统计到106只,估计至少占全球种群30%数量的勺嘴鹬南迁期利用如东周边的海滩作为停歇站,并且利用如东换羽,并有一定比例的幼鸟。这一突破性的发现,填补了保护勺嘴鹬迁徙研究的一个空白,受到国内外的广泛关注。而此前江苏如东滨海地区,虽然既不属于保护区也没有被划进任何重要鸟区,但随着调查结果所显示出的对勺嘴鹬和小青脚鹬两个濒危物种的关键作用,其保护地位不言而喻。 另外,持续数年在福建省闽江口的观察也充分证明那里是勺嘴鹬稳定的越冬地。中国漫长海岸线上的多个滨海湿地为这个濒危物种提供了功能多样的栖息地,说明保护中国滨海滩涂湿地对保护勺嘴鹬等迁徙鸻鹬类涉禽的所具有的重要意义。 蛎鹬。连续几年在连云港境内发现稳定的中国最大蛎鹬越冬种群,最高数量2600只,达蛎鹬东亚种群的37%。已知韩国的Geum Estuary曾在2001年录得东亚蛎鹬的最高越冬数量5700只的记录,所处纬度与连云港相仿。但近年Geum estuary由于新万锦围海工程等多种因素的影响,越冬蛎鹬的数量显著下降,在过去5年,尽管也有很多较大数量的记录,但是Geum estuary没有超过3215只的记录。按照现有调查数据和越冬地受胁情况分析,远东蛎鹬种群的濒危受胁级别可能会相应提高。连云港作为远东蛎鹬最为重要的两个越冬地之一,新的调查课题已经提上日程,就是连云港的蛎鹬种群和韩国越冬种群之间的交流,并通过协作调查以了解交流的机制并分析深层原因成为一种可能的调查方向和设想。可以说,水鸟调查不断取得新的发现并获取新的关注点,是整个团体取得的成就同时,也是维系水鸟调查员继续这项调查的兴趣来源之一。 小青脚鹬。作为一个“资深”的全球性濒危物种,小青脚鹬享誉数十年。在中国沿海很多地方遍寻不见,很多鸟友曾欲求一见而不可得,这个尴尬情况在近几年由于江苏南部东台和如东一线的突破性发现而被打破,直接的后果是大量精彩的小青脚鹬特写照片随即泛滥于网络。湿地国际的水鸟种群数量估计第五版采用的小青脚鹬估计数量是100-150 个繁殖对,400-600只,但是近两年南迁期在江苏盐城到如东一线的较大数量的调查值显示这是一个比较保守的估计值。 2012年10月中旬,在江苏南部沿海以如东为中心的大范围勺嘴鹬调查中,共发现了280只小青脚鹬,这是此前地球上已知最大一笔小青脚鹬记录。2013年9月22-25日,复旦大学博士陈莹和谭坤在东台弥港(此地被包含在上一年度的调查范围内)一地即发现400只,再次更新了小青脚鹬的单个地点最大调查数量。证明了在以弥港和如东为中心的区域,是小青脚鹬极其重要的南迁停歇站,这是一个重大发现。 大滨鹬。和红腹滨鹬等类似,大滨鹬在迁徙停歇站会结成数以万计的大群在空中“炫舞”,“炫舞”的场景是多年来春季鸭绿江口一道美丽的风景。自从韩国新万锦围垦工程结束后,韩国这个原本世界上最大的大滨鹬迁徙停歇站成为历史,约9万只大滨鹬消失了,几年里,其他的停歇站也没有明显增加迹象。所以,大滨鹬的1%标准从3800只减少到2900只,保护级别也变成易危,剩下的大滨鹬种群为完成生命的迁徙,继续在不断缩小的黄渤海滨海湿地挣扎。2013年4月底,在盘锦双台子河口发现了约8万只大滨鹬,这是目前已知中国最大一笔大滨鹬调查数量,此前盘锦北迁期的最大记录是约2.4万只,这是一个重大的发现。由于辽河口周边面积辽阔,以及潮汐等原因,导致盘锦大滨鹬的调查在不同的年份显示了极不稳定的记录,但可以证明盘锦是大滨鹬一个非常重要的停歇站,沿海水鸟调查组需要在今后几年持续关注盘锦北迁期的大滨鹬数量。几乎与此同时,鸭绿江口在4月底5月初记录了约7.5万只大滨鹬,两地合计超过全球一半的数量。 大杓鹬。连续4年在南迁期的鸭绿江口,都记录到数以千计的大杓鹬群体,显示鸭绿江口南迁期作为大杓鹬在迁徙路线上最为重要的停歇站的稳定性,这是本调查的一个重要发现。尤其是2012年7月下旬7,486只的调查数量,是大杓鹬迁徙路线上单笔最大数量的记录。此外,大杓鹬还利用鸭绿江口换飞羽,通过迁徙模型分析,大杓鹬南迁期每个个体平均停留时间超过2个月,这些都显示鸭绿江口湿地对大杓鹬的重要意义。作为一个易危物种,大杓鹬在澳洲越冬地的调查数量持续下降,最近一个版本的1%估计值下降了40只,有观点估计只有约2万只的大杓鹬参与每年的迁徙,现有数据显示黄渤海地区是大杓鹬长距离迁徙的主要补给区,而这片区域的湿地受威胁程度为世界之最,希望更多目光关注这些陷于濒危状态的水鸟。 调查成果之濒危受胁物种和彩色标记鸟 从濒危受胁物种来说,8年来累计记录到22种(详见下表)世界濒危受胁鸟种。极危级4种;濒危级6种;易危级12种。 另外,8年来,累计有11 个国家20 多个地区2千余彩色标记鸟记录,这些彩色标记鸟的观察数据为更深入的研究提供了帮助。 调查成果之队伍建设 8年来,这支自发组成的调查队伍中的志愿者们经过实践锻炼,野外识别和调查经验在不断提升,并不断有新人加盟。一支初具规模的、经验丰富的志愿者调查队伍已经显现雏形,并且这支队伍还在不断成长,并准备吸纳更多的热爱水鸟、热爱滨海湿地的观鸟者作为调查员。这可能是沿海水鸟调查最为重要的收获和成就,我们也为身为其中一员而自豪。 随着沿海地区经济的高速发展,我们同时也目睹着对湿地的围垦和开发填占,沿海地区生态环境退化,一些地点调查到的水鸟数量越来越少,以天津的情况最为明显。不仅天津,多数调查点都遇到这样的问题,对湿地的无序围垦和开发填占,已经成为目前沿海水鸟数量减少的突出原因,而这样的境况也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 我们知道,欧美国家鸟类保育较为先进的地区的民间水鸟普查常有连续数十年科学而有条理的调查数据,而且参与的人员之多、覆盖面之广、参考价值之高,都令人羡慕,那是我们学习的榜样。而对于一个民间自发的调查项目,一个还没有专职人员的团体,参加的人员大都是志愿者,大多数人利用业余时间来做水鸟调查的松散队伍而言,做到目前这种状况,我们已经为自己感到自豪了!同时,我们也希望,现有的调查员能继续保持对水鸟普查的热情,在获取新知的同时,不断扩展新的关注点和兴趣点,将水鸟调查持续进行下去。也希望能有新的调查员和新的有代表性的调查点不断涌现。 值得欣慰的是,我们的队伍在不断壮大。2008年开始,江苏连云港成为新的调查点;2010年江苏如东又成为新的稳定调查点;同年,辽宁盘锦开始尝试加入;2012年广东溪头,2013年广西北海又尝试加入。毫无疑问,中国沿海水鸟同步调查项目组已经是一个具有相当规模和良好发展潜力的团队。8年来的持续调查,是不小的成就,也是全体调查员和协调人的共同努力!希望沿海水鸟同步调查项目,能一步一个脚印,稳步发展下去。 中国沿海水鸟同步调查达1%标准的鸟种 2005-2013年累计至少有75种水鸟的单个地点、单次调查数量达到迁徙路线或全球种群的1%标准。名单如下表,由于部分2013年的数据还没录入,可能还有更多的1%鸟种。


    Continue reading
  • 大连庄河黑脸琵鹭繁殖栖息地及鸟类保护

    Read in English 由EAAFP秘书处收集整理 作为灭绝风险最高的鸟类之一,黑脸琵鹭已在1989年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收录至濒危物种红皮书——《亚洲鸟类红皮书》名录中。上世纪90年代,当人类开始关注它们的时候,它们已经只剩下几百只了。1998年,在大连庄河石城乡形人坨(岛)首次发现黑脸琵鹭繁殖地,随后,庄河市王家镇元宝岛被发现是黑脸琵鹭繁殖地。然而,国内外人士从四面八方慕名而来观赏和旅游,近距离影响黑脸琵鹭繁殖栖息;部分游客及公众对黑脸琵鹭的认识和了解不够,保护意识不高。为解决上述问题,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全球环境基金小额赠款计划(GEF-SGP)的支持下,由大连市环保志愿者协会实施的“大连庄河黑脸琵鹭繁殖栖息地及鸟类保护”项目旨在通过采取物理隔离、控制上岛人数,规范观鸟行为和宣传教育等活动,加强对黑脸琵鹭繁殖栖息地的保护。项目于2013年10月至2015年8月期间开展实施。 项目地点:大连市庄河市王家镇元宝岛位于黄海北部。这里是我国唯一被确认的黑脸琵鹭的繁殖栖息地。黑脸琵鹭是我国仅次于朱鹮的第二种最濒危的鸟类,1989年国际自然资源物种保护联盟(IUCN)和国际鸟类保护委员会(ICBP)都将其列入濒危物种红皮书中。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等级:濒危,生效年代:1996年。该项目意在唤醒公众意识,保护岛上的黑脸琵鹭和其他鸟类。 存在的问题: 1….


    Continue reading
  • 中华秋沙鸭越冬调查简介

    Read in English 由阿拉善SEE基金会资助,中国观鸟组织联合行动平台(朱雀会)牵头组织的2014-2015全国中华秋沙鸭越冬同步调查在19个省市自治区的150多个县市区展开,2015-2016越冬季的调查,将扩展到21个省区市的更多县市。 [caption id=”” align=”aligncenter”…


    Continue reading
  • WWF and China SFA’s MoU highlighted coastal wetland protection

    Press Release by WWF Shanghai, China –Highlighted coastal wetland protection for the first time, China State Forest Administration and WWF singed the annual MoU today. The signing ceremony…


    Continue reading
  • 国际禽流感与野鸟工作小组针对 「家禽养殖场及野鸟发现 H5N8 高致病性禽流感」所发出之声明 (2014 年 12 月3日)

    以下是联合国迁徙物种公约(UN CMS)疫情的最新发展而作出的声明,用以向各政府部门、家禽养殖业、疾病控制部门、野生生物管理部门、环境管理部门及保育部门等相关人员,提供有关野鸟与H5N8高致病性禽流感之间的潜在相互影响的信息及相应措施。 重点讯息: 1. 高致病性禽流感的爆发主要跟密集式家禽养殖场及其相关的贸易销售系统有关 2. 在2014年相继于韩国、日本、中国、德国、荷兰及英国多国发生的H5N8高致病性禽流感爆发绝大部分发生于家禽养殖场中,但在小部份野鸟中亦侦测到病毒——野鸟有可能是经从家禽染病,然后再将病毒传返家禽。 3. 虽然野鸟被认为与高致病性禽流感的传播有关,但根据过往经验,疾病主要是经由受污染的家禽、家禽制品及相关的设备设施传播。 4. 由联合国环境署/迁徙物种公约(UNEP/CMS)与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联合召集的禽流感与野鸟工作小组促请各政府部门及机构: a.  进行全面的流行病学评估以确定病毒的真正来源,包括:病毒于国内及国际间的家禽贸易中的可能传播途径,与及家禽跟野鸟之间的病毒传播机制; b. 无论感染来源如何,应先专注处理受影响的家禽养殖场的疾病防控工作,以尽量减低疾病蔓延至其他家禽养殖场及/或野生动物的风险,并确保受感染及邻近养殖场实施生物防护,以防止野生动物与养殖家禽接触; c. 确保不会以杀害野鸟或破坏湿地生境作为疾病防控措施; d. 需留意若将公众注意力集中在野鸟而忽略其他可能的病毒载体,会令原本应集中用来处理疾病防控工作的力量错误地被分散,致使不能有效遏止病毒在家禽间持续散播,这不但会造成养殖场及国内收入的经济损失,同时更会为保育工作带来负面影响并导致生态多样性受损。 当前情况: 研究文献记录H5N8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于2010年在中国的家禽养殖场被发现。2014年1月中旬,韩国出现首次大规模H5N8高致病性禽流感于鸡、家鸭及家鹅间爆发。之后于同年4月在日本,9月在中国及11月在德国、荷兰及英国的密闭式或半密闭式家禽养殖场中相继爆发。 2014年初在韩国出现的数次爆发中,有若干花脸鸭 (Anas formosa) 及斑嘴鸭 (Anas…


    Continue reading
  • 缅甸成为EAAFP第32位合作伙伴

      7月27日,在全体合作伙伴一致同意下,缅甸联邦共和国政府成为EAAFP的第32位合作伙伴。 在过去的多年时间里,尽管缅甸政府当时并不是EAAFP的正式合作伙伴,但其一直长期积极地支持着EAAFP及我们的相关活动。该国对许多迁徙水鸟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Continue reading
  • 2014中国(丹东)鸭绿江口国际观鸟系列活动精彩纷呈

    东北新闻网讯(记者 刘春雪)5月4日上午,2014中国(丹东)鸭绿江口国际观鸟系列活动在丹东东港湿地观鸟园正式启幕。本次观鸟系列活动以“城市与鸟、生态家”,秉承“国际、专业、未来”的宗旨,意在把丹东东港这一观鸟最佳驿站介绍给全世界,并为丹东开启一扇与世界交流的新窗口。   本次观鸟系列活动与同类观鸟节庆活动的区别在于,官方性更强,国际合作更紧密,活动覆盖面更广泛。本次活动得到了湿地国际、新西兰政府的重视,活动中湿地国际代表向丹东授予了“丹东鸭绿江口湿地–鸻鹬鸟最佳驿站”。丹东鸭绿江口湿地观鸟有着国际上大部分观鸟地无法比拟的优势,距离城市近、鸟类种类多、鸟群数量大,但是这些优势以往只有观鸟与摄影爱好者了解,这次授牌仪式真正为丹东观鸟贴上了一张新名片。   鸻鹬鸟类最佳驿站文化沙龙与国际大学生观鸟大赛也是本次活动的特色之一。文化沙龙中新西兰驻中国大使和湿地国际代表,就中西合作候鸟保护和鸭绿江口湿地建设方面,盛赞了丹东在湿地和候鸟保护方面所做的工作,这也是丹东人的骄傲;此外,沙龙期间,丹东鸭绿江口湿地管理局和湿地国际组织共同发布了《1999-2010年鸭绿江口涉禽调查报告》。观鸟大赛瞄准未来,邀请了莫斯科大学、英国大学、澳大利亚大学和国内的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林业大学、中国农业大学、北京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天津师范大学、辽东学院等中外院校参加,大学生们通过对鸟类的观察和记录提高了对生物保护的兴趣,并将丹东介绍给全世界。   目前观鸟系列活动的主体项目已将结束,但仍有相当多的鸟类爱好者和摄影爱好者留在丹东,继续观察和拍摄鸟类。 原文连接:…


    Continue reading
  • 国际禽流感与野鸟工作小组的声明

    国际禽流感与野鸟工作小组对 「韩国家禽养殖场及野鸟发生 H5N8 高致病性禽流感」所发出的声明 2014 年 1 月 重点讯息: 1. 大部分高致病性禽流感(HPAI) 的暴发,均与家禽养殖场系统及其有紧密关系的 “价值链”(相关服务或活动)  有关。 2. 近日韩国的家禽养殖场出现 H5N8 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并导致家禽及野鸟死亡个案发生。


    Continue reading
  • 野生迁徙水鸟同样是禽流感的受害者,而不是元凶

     由于本周在韩国全罗北道爆发的新一轮禽流感重创了当地养鸭场,有关迁徙水鸟是禽流感传播元凶的相关猜测和误导信息再次传播开来。温和型禽流感,即所谓的低致病性禽流感(Low Pathogenic Avian Influenza, LPAI)多发于野禽和家禽中,并不具备致病性。然而,高致病性禽流感(High Pathogenic Avian Influenza, HPAI),如在全罗北道报道中的H5N8型禽流感,则多发生于异常密闭条件下、高密度养殖的家禽中(如鸡和鸭等)。该H5N8型禽流感在此之前并未有过发生于野生禽鸟中的报道。关于H5N8型高致病性禽流感是源于野生候鸟群的说法并未得到过相关的证实。  为了控制高致病性禽流感的爆发,受感染的农场被要求采取有效的生物安保措施。 根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和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的相关国际公认准则,所有与受感染区域流入和流出水源的接触将被禁止,同时活禽、死禽、禽制品、禽饲料、药物和农场设备设施的转移,以及进出农场的运输都将被严格的限制和控制。此外,按照这些国际准则,进出农场人员的流动需要严格的控制和监测。在未受感染的农场周围亦须遵守这些国际准则的相关条例,尤其是注意避免与潜在的受污染水体的接触。  高致病性禽流感有可能会从受感染的家禽农场向更广泛的环境中传播,包括野生禽鸟所使用的水体。因此,野生禽鸟有可能从受污染水体中携带致病病毒并将其传播到周围水体当中。大部分感染病毒的野生禽鸟将会很快死亡。目前,所有的证据都表明受感染的迁徙候鸟在传播高致病性禽流感的过程中,作用非常小,尤其是与禽类和禽制品交易、鸟市交易以及人员流动在禽流感传播中的作用相比时,显得更微不足道。  在韩国过冬的花脸鸭候鸟群为当地居民以及游客提供了盛大壮丽、难忘的景象。三个月前它们从俄罗斯飞过来,如果它们携带某种高致病性病毒,肯定不会幸存至最近H5N8型高致病性禽流感第一次从养鸭场爆发那时。韩国环境部门有责任保护那些在韩国境内过冬的候鸟类。在禽类养殖场遵守有关生物安保的国际准则,不仅有助于避免对禽类养殖业的进一步损害,还能避免花脸鸭及其他野生禽鸟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国际生物安保: http://www.fao.org/docrep/011/i0359e/i0359e00.htm 关于东亚–澳大利西亚迁飞区伙伴关系(the East-Asian Australasian Flyway…


    Continue reading